鲮歌

不知道写啥了

[修伞]大佬夫夫二三事

10.21苏沐秋生日快乐/

情人节。
     嗒。嗒嗒。嗒。
     叶修飞快地敲击着键盘,眼前屏幕调了最低设置的游戏界面依旧亮得惊人。
      差不多了。
      叶修加快了攻势。
      下一刻,两个大字升起:
      荣耀。
      叶修关掉游戏,默默地做了套手指操。
     “几点了?”苏沐秋回头看了他一眼。
     “十点半。”叶修喝了口水,“我搞定了。”
      “你搞定了?”苏沐秋有点震惊。
      “也就比你快了一点点。”叶修说道。
      他关掉了电脑,端着水走了过去。
      “你确实挺快的。”苏沐秋面无表情地说,手速却又默默地快了两分,“水。”
     叶修呵呵了一声,自己先喝了一大口,才递了过 去。
     苏沐秋便就这他的手喝了口水,然后又狠狠地敲了一下。
     荣耀。
     “不至于吧。”叶修说,“还是想换键盘了?”
     苏沐秋瞪了他一眼,“我倒是想换呢。”
     “吃不吃烧烤?”叶修很自然地转移话题。
     “你这家伙……”苏沐秋叹气,“走吧走吧。”

     “哥哥,买花吗?”小姑娘扯着叶修的衣角,小小声地说。
     “怎么了?”叶修没听清。
     这时候,他正使劲儿往常去的那家小店挤,可这日子实在太特别,平时没什么人的街一下子就被情侣挤得满满当当,还都牵着手。
     难走。
     “哥哥,买花吗,玫瑰花送女朋友特别好。”小姑娘于是又喊了一次,“买朵花吧!”
     叶修终于搞明白发什么了什么事儿。
     扯着他衣角的小姑娘矮矮小小的,眼睛很亮。
     沐橙小时候估计也是这样。他有点忍不住地想。
     叶修摸了摸口袋,发现空荡荡的,只有一根苹果味棒棒糖孤零零的躺着。
     得了,沐橙干的。
     叶修便把糖递过去,把她拉到了路边,蹲下来看着她的眼。
     “小朋友,这里可不是适合你。”叶修说。
      “哥哥没有女朋友吗?是不是正在追呀,那哥哥更需要一朵花了。”小姑娘明白了,她很老道地叹了口气,说:“哥哥,玫瑰花追女朋友,也特别好。”
     叶修无话可说。
     “干嘛呢?”苏沐秋拍了他一下,“怎么还有个孩子?”
    “好人好事。”叶修说道。
     “卖花啊?”苏沐秋探头看了一眼,“给我来一支?”
      小姑娘便很快乐地递了一枝花给叶修,小小声地给 叶修出谋划策:“哥哥,送男朋友也很好的。”
    “你该学学打游戏,知道这些干什么?”叶修说,“别进人群去,小心被踢了。”
    小姑娘点点头,又露出了那副老成的表情。
    “走了。”苏沐秋说。
     叶修揉了揉她的头发,说:“承你吉言。”

     叶修追到苏沐秋的时候,苏沐秋已经在烧烤店点好单了。
     “下个单的干不好。”苏沐秋朝他翻了个白眼。
     “受欢迎,没办法。”叶修很自然的说,“你的花。”
      “拿着吧。”苏沐秋说。
      肉上来了,苏沐秋迅速拿起筷子夹了块肉,叶修慢悠悠的跟上。
     “你这哪是受欢迎。”苏沐秋说。
     他嘴里咬着肉,吐字含糊。
     “你长得这么像冤大头,又一个人大晚上的在这情侣堆里瞎晃,不是找女朋友就是在追,出来约会。不宰   你宰谁?”
    “那你买花干什么?”叶修说。
    “都不容易。”苏沐秋言简意赅。
     叶修懂了,抱着那朵玫瑰挤过去买单。
     他们是这烧烤摊的常客,老板早就认识他们了,因此看见叶修挤过来,老板忙的很,没收他们那一份钱,朝叶修摆了摆手。
     “生意兴隆,生意兴隆。”叶修乐呵呵的说。
     转头一看,苏沐秋已经吃完了,正看着人群发呆。
     就这么一顿烧烤的功夫,大街上人又多了。
     苏沐秋看了一眼凶猛的人群,又回头看看慢吞吞地       走过来的叶修,犹豫了一下。
     “想什么呢。”叶修问。
     “想怎么过去。”苏沐秋说。
     “要不给你拴条儿童安全绳?”叶修乐呵呵地说。
      苏沐秋翻给他一个白眼,毅然决然地拉起叶修的手往前冲。
    叶修猝不及防。
     “慢点。”叶修说。
    苏沐秋瞪了他一眼,不过还是放慢了脚步。
    “在慢点。”叶修又说。
    “你以为散步吗?”苏沐秋气道。
    “那当然。”叶修很自然的说。
    旁边便有人看了他们几眼。
    “你觉得,怎样算是恋人过情人节。”
    “打游戏吧。”苏沐秋认真的想了想。
    “怪不得你母胎solo。”叶修说道。
    “那就鲜花散步牵手接吻咯。”苏沐秋愤怒了。
    叶修沉默了一下,突然指了指一个方向。
    “你看,那里是不是有沐橙之前说想要的那个?”叶修说。
    “哪儿?”苏沐秋看过去。
    “走吧。”叶修说,“电子竞技没有视力。”
    他们便手拉手穿过了拥挤的人群。
   “哪儿?”苏沐秋又找了一遍。
    叶修买了三个狐狸面具,递了一个给他。
    是大街上到处都是的红白狐狸面具。
    “干嘛?”苏沐秋狐疑的问他。
     “就是这个。”叶修说,“顺便多买了两个,你带上。”
    苏沐秋没懂,不过还是戴上了。
    狐狸面具松松垮垮地遮住了脸,只留露了眼睛出来。
    叶修戴上他那一个,手上拎着一个人,又牵着苏沐秋的手往家走。
    苏沐秋总觉得要出事。
    才到楼下,他的猜想便验证了。
    叶修把他拽停了。
    “你这面具……”叶修一边说一边凑了过去。
    “面具怎么了?”苏沐秋有点懵。这不是刚买吗,就坏了?没感觉啊。
    叶修带着面具贴住他不动了。
    苏沐秋猛然意识到了些什么。

    他们站在楼下,身后是商业街的热闹,身前是居民楼的冷寂。
    商业街灯光耀眼,衬的叶修像在发光。
    苏沐秋瞪大了眼。
    他们站在热闹与冷寂的交汇处隔着面具接吻。

苏沐橙迷迷糊糊醒来,身边手机剧烈的震动。
闹钟响了吗?
她抓起手机看了一眼。
下一刻,她就被吓了一大跳,手机从她手中滑出,摔在了床上。
她往外看了一眼,外面还有光。
苏沐橙捡起手机,看了眼时间。
十二点。
她走了出去。
哥哥和叶修的房间还有光,她走了过去,又吓了一大跳。
门没关。
哥哥被叶修摁着手压在床上,剧烈地挣扎着。
她又看了一眼手机。
衣服一模一样。
面具都没摘下。
很好。苏沐橙想。情人节快乐。
她冷静的关上了门。

门内:
“是兄弟。”苏沐秋说。
“是。”叶修点点头。

[华武]靓丽道长,加我QQ

△武当是少年体大概十六七岁左右,华山老牛吃嫩草!!注意注意!
华山第一次见到武当是在一次大型催债活动里面,那时华山叼着根草,在横梁上吊儿郎当的躺着围观,然后一眼就瞧中了人群当中眉清目秀的小道长。
小道长涨红了脸,很激动的模样。
“哎哟我的妈呀。”华山一下吐了草根,坐了起来。“出事了出事了。”
于是华山小轻功跳下来,拍拍衣服理理头发,一反之前的做派,绕了大个圈从正面来到了这一群弟子面前出主动担起了主事人。
……顺便给小道长抛了好多个媚眼。
武当:他眼睛是不是有病啊要不要给他找个云梦医师看看?[面无表情·jpg]
华山:他看我了看我了他是不是喜欢我??!

小道长回去的时候,华山悄咪咪的尾随了过去,牢牢记住了小道长寝室的位置。

没过几天,华山依旧叼着根草,吊儿郎当地走在河边,老远就看见了孤苦伶仃的小道长。
华山:!!!
华山呸地一下把草吐了,拍拍衣服主动凑了过去。
武当:???
这个华山是要干嘛?这么主动是良心发现想还钱了吗?
“小道长。”华山凑过去,“这么巧啊?”
武当脸上面无表情,心里却还有些小激动:师兄师弟们都没碰见过的主动还钱耶回去我可以吹一年!
“想还钱了?”
华山诚恳地说:“我真的没钱,要不我卖身还债吧?”
“啊?”武当没听明白。
华山友善地笑了笑,说:“没关系,我给你解释解释。”
半晌,武当好不容易明白了什么意思,脸“蹭”一下就红了。
他狠狠地瞪了华山一眼,扒拉开华山就小轻功跑了。
华山摸了摸鼻子,心里不但不恼反而还有点儿美滋滋?傻了半天才想起要追,赶紧运功追上去。

追是当然追不到的,但架不住华山已经摸清了小道长的寝室位置。
于是,当天晚上,武当脱了袍子准备睡觉的时候,就看见窗外多了个人。
武当:!
华山见势不妙,冲进来一把捂住了武当的嘴巴,谁知冲势太猛直接把小道长压倒了床上。
……这就很尴尬了。
两个人大眼瞪小眼,半天没说话。

“你考虑一下呗?”半晌,华山道。“我是真的没钱。”
“而且你想想,我给你天天干活,也不用你给钱,明明是你赚了。”华山耐心地劝他。
“可你说的……”
华山便揉了揉武当的头,道:“你还这么小,现在肯定不会啊,放心好了。我的人品你信不过?”
武当便只好无奈的答应考虑一下。

七夕的晚上,华山依旧准点报道。
“小道长,考虑好了没有?答应现在就可以出门约会了。机会难得不可失啊!”


除夕快乐!

[策羊]非分之想

梗来自空间
初识时,道长还只是一个偷溜下山,不慎失手被掳的小道士,将军却已经是天策军营里初露锋芒的小将了。
小道士看见将军的时候,小将一杆长枪一刺一挑,恐吓他多时的贼人便没了声息。夕阳的余晖投在他身上,威风凛凛,宛如神人。
神人跪了下来,给小道士解开绳子,问:“你没事吧?”
笑的露出了一口白牙。
哼。小道士面无表情。

彼时他们年岁相仿,又有初见的英雄救美,很快就玩到了一起。
小道士体弱,跑多一会儿就气喘吁吁,不然依他的本身和师父留给他的防身手段,也不会被贼人逮住。
小将皮糙肉厚,上能爬树下能挖坑跳河捞鱼,一口气能跑二十里,当仁不让地……成为了照顾小道士的主力。

郊外夜晚一向寒冷,军营里的东西又有定量,匀出一床被子都已经勉强,但小道士体弱,一床被子根本不够,只好缩成了一团。
小将为这件事心急得啃秃了三个指头,然后看着其他帐篷里士兵你抱我我抱你的和谐场面,想到了一个绝妙的法子。
当天晚上,小将就抱着被子爬了床。
大家都这样睡,可见两个男人一起睡根本没什么,而且我去跟他睡,他就有两床被子了,再不济,我也是热乎乎的,挤就挤呗。
于是第二天早上,小道士在被狼扑倒的噩梦中醒来,就发现身边多了一个人。
那个人睡得头发乱糟糟的,手脚并用把他紧紧的抱住了,腿夹在他身上,手直接伸进了衣服里,头靠着他的肩膀搞得他的中衣湿了一大块。
小道士的脸红了红,一巴掌拍了过去。

后来,小道士就回了纯阳。
数年间,他们不曾再见面,却一直保持着飞鸽传书,那只鸽子出生后就一直来往于纯阳和军营,对去纯阳的路熟得不能再熟,也因此,将军重伤后它直接就飞去了纯阳宫。
没过几天,道长就来了。
数年不曾见面,当年那个喜欢板着脸故作老成的小道士早就长成了另一副模样。
道长的脸上依稀还看得见小时候的影子,却早已今非昔比。他风尘仆仆地赶过来,明明疲惫不堪,却好似带来了纯阳的雪。
他像是天上娇矜游弋的白云,像纯阳宫拔剑山上最无垢的雪。
而小将长成了将军,脸上的稚气一扫而空,虽是重伤在床,却还带着凛然杀气,像匹狼,头狼。
道士到的时候,将军还挣扎着要下床去找他的大白鸽。
将士们纷纷劝他。
“将军你都这样了就别去了吧,您要鸽子改天我们去给你抓 ,要多少抓多少,红烧清蒸炖汤全随你你就别起来了吧。”
话音刚落,一只大白鸽就优雅地飞过他们头顶,一泡鸟屎均匀投喂,每个人都有份。
然后帐篷又开了,道士走进了,道:“谁要出去?”
一直闹腾不停的将军迅速闭嘴,安静如鸡。

于是道长就这么在将军的帐篷里住了下来,修行之余顺带照顾将军,将军便一日一日的迅速的好了起来。
将军终于被允许起来活动的时候,他已经好的差不多了。他兴奋地从榻上跃起,冲到帐篷外大口吸了好几口账外的空气,然后又闷头冲回去打横抱起了道长,大笑了起来。
郁闷之情一扫而空。
过分的是,他还掂了掂。
道长涨红了脸,勉强维持着冷淡的表情,又不敢挣扎,只好尽量心平气和地说。
“放我下来。”
将军又掂了掂。
过分了啊……道长的表情龟裂了一瞬间,还是没忍住一巴掌拍了过去。
伤口裂了就去找万花谷,怕你啊?

将军没提搬帐篷的事情,道长也好像忘记了一样,就这么一天天的住了下来,便又是几个月。
这天,将军抱着那只大白鸽兴冲冲的回屋找道长,没进门,就闻到了一股子酒味。
是他的珍藏。
将军慌了神,随手把鸽子一扔就冲进了帐篷。
道长抱着一坛酒喝的正开心,旁边还滚了好几个坛子。
平日里清冷的像天上仙的一个人,顿时就染上了凡间的烟火味。
将军愣了。
道长本就气急了,看见将军就更气了。
他抱着酒坛子站了起来。
道长喝醉了看起来也和平时没什么不同,除了……歪倒的步子和微红的眼角。
将军赶紧过去扶他,却被塞了个酒坛子。
道长有点委屈,问:“认识这么多年了,为什么,你对我还是没有非分之想?”
“我有啊。”将军有点懵。
“啊?”道长愣了。
“我对你有非分之想啊。”将军说。“不是你对我没有吗?”
话出口,将军便反应了过来。
道长便把头靠在他肩膀上,低低的笑了起来。
将军脸一热,把醉的歪倒的道长抱了起来,然后越想越气,一口咬上了道长的后颈,又还是没舍得用力,小心翼翼的磨了磨那块肉,连牙印都没留下。

我心悦你,在很久很久以前。

燕来朝[军官英x歌女燕]

重修后的。
晚八点。
不同于其他地方的寂静,这个点的上海,正是热闹的时候。
琉璃灯的光芒璀璨,路上行人匆匆,黄包车夫的吆喝声和歌厅里震天的歌声交织。一个没有黑夜的上海。
不夜城。
一辆小轿车悄无声息地停住了,待车上的人下了车,车便如来时的那样安静地离开了。
这里是东门。
出过无数著名歌后,舞女,有着时下最炙手可热的歌后林雁的上海第一歌厅。
今天正是她的主场,也难怪那个军官会约自己到这里来谈话了。东门装横奢华,顶上的大灯开起来能照到附近两条街,更别提大堂了。
纵使亚瑟在上海习惯了一段时间,却也只能闭上眼睛适应亮度。
该是对方早早的提醒了公关经理,亚瑟进门并没有被带去舞厅,公关经理早早地迎了过来,满面带笑,带着往了另一个方向走去。
“你今天来的可正好,恰好碰见了我们现今最红火的林雁小姐的歌会,待会可请给个面子听听我们林雁的歌喉啊。”经理笑到,依稀还能看出她年轻时候的风采。
她是当年东门最夺目的一朵花,后来早早退下来当了经理。
经理一路热情地和亚瑟描述林雁有多么优秀,即使度拿捏的很好,却还是平白让亚瑟对那素未谋面的女子多了几分厌恶,当然,也少不了愈来愈多的好奇心。
亚瑟落座,浓妆的女子着一身金黄旗袍在台上站定,开口。
眼前仿若有一只春燕啼叫着向他飞来。
这样很不好。亚瑟知道。

柳经理笑着的脸皱的像朵菊花,一边笑的露出一口金牙,颠颠地凑到王春燕身边不住地嘱咐着什么,就怕王春燕出场时出什么岔子惹了贵人生气。
王春燕精致的脸上不免带了一丝不耐烦,不着痕迹地避开柳经理喷出来的口气,勉强的笑了笑,欲开口。
好在公关经理及时过来了,见状大步流星地走过去,扯开了柳经理。
“你先出去吧,我有事和雁小姐说。”
柳经理赶紧退开,还不忘补上一句好好表现。
等柳经理出去了,公关经理打量了四周,确认没有其他人,才凑近问:“小姐不喜欢她,那怎么不让上头换个人来?”
王春燕道:“别做太多的事,蠢人有蠢人的用法。”
公关经理应了,又道:“那军官已经过来了,看着来头不小。”
春燕懒洋洋的应了。
公关经理亲自操刀给春燕上了一个浓妆,以确保舞台上和日常看起来完全是两个人,春燕脑子却又想到了那个英国军官。
相较之下,她对那个英国来的军官也没有了什么好感。
当然,她对这些军官就基本没什么好感。
哥哥除外。

武华[武林gay当了解一下?]


华山暗恋武当很久了。
久的华山早就想不起究竟是什么时候开始的这份心情,久的收集的他的东西集满了好几个箱子。
华山刚下山的时候就碰见了武当,那个时候,华山只是刚刚下山历练的无名小卒,武当却已是江湖小有名气的侠士了。不知道为什么,明明是性情习惯完全不相同两个人,却一见如故,短短几个星期就成为了挚友。
从此形影不离,你种田来我织布,连上厕所都要一起去。
一个是天山上的雪莲,云间优雅闲舒的鹤。孤高冷傲近乎不近人情。
一个鲜衣怒马,恣意放纵,最爱的是快意恩仇。与华山给人的印象一点也不符合。
这样两个人究竟是怎么成为的挚友?
谁也不知道。

在疏远前有一个晚上,华山做了一个梦。梦里芙蓉帐暖度,一夜欢愉。华山险些没醒过来。
醒来,华山就在理智与情感间犹豫,既觉得不能这样,又不想和武当疏远。
再后来,华山终于开始不留痕迹的疏远武当。
他羞愧得差点哭了出来。
怎么能对武当起这种心思?他对不起挚友,也对不起这份友情。
再后来,武当看出了华山的疏远,气急了跑上门派找他,华山却躲在了门派里死活不出去。如此几次,武当就再也没有找过华山了。
武当不来,华山心中有愧,也不敢去找武当,如此,江湖便渐渐有了他们这对挚友闹翻的传言。华山本气冲冲地想要推翻,临到头又后悔缩了回去。
有什么资格呢?华山想。
而武当的举动似乎更是坐实了流言。本因为与华山叫好所以从不参与门派活动的武当如今时不时就会跟着催债大队上山。
清冷一如从前,可毕竟还是参加了。

华山本以为随着时间推移,自己就可以忘记对武当的那份心,可渐渐的,这份喜欢却越来越深,华山愈来愈坐立不安。
华山和武当交好多年,早就习惯了彼此存在。
如今疏远,华山便直接害起了相思。

又一次,武当跟着师弟们参加师门活动,来了门派。
华山远远的听着吵闹声终于还是没忍住,悄悄的潜到了武当的附近。
可没想到,只一个眨眼,武当就不见了。
回去了吗?
华山想。
便听见武当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你打算躲我到什么时候?”
华山吓了一跳,险些一头栽进雪里,被武当一把捞起来。
心心念念的人就在面前,华山叹了口气,索性把自己心底那些晦涩的一个不落全摊了开。
华山说,我心悦你,从好久好久以前。
华山闭上眼,等着武当宣判。
他听见武当底底的念自己的名字,温柔得不像他。
华山忍不住睁开眼,便看见武当露出了一个笑。
武当微微笑着,凑过去含住了华山的唇。

生日快乐♡[部分论坛体]

今天是我的生日,可我却有家不敢回。

1L【楼主】 不是球    发表于2017.10.21
如题。
其实一开始不是这样的,每年生日我都能安安稳稳地吃到妹妹亲手做的生日蛋糕,再惬意的打一天游戏。直到我认识了那个人。

2L 一个普通人   发表于2017.10.21
楼主标题党,鉴定无误。

3L  是铺不是狗  发表于2017.10.21
继续啊继续啊,遇见那个人然后呢?你们在一起了?

4L 【楼主】  不是球  发表于2017.10.21
别急啊,听我说完。
我认识了我的好基友,然后我的生日就变了个样。
前年的生日是这样的,他们等我睡着了以后,把我房间弄成空旷的白色,像个医院那样,等我醒来就悲伤的和我说我已经睡了二十年了,我妹儿都已经结婚了,差点没把我给吓死。

5L 【楼主】  不是球  发表于2017.10.21
去年的生日是这么过的,我被我妹妹拉去鬼屋,然后一路走走走走到了一个棺材前,我朋友一脸嫌弃的捧着蛋糕从棺材里坐起来,然后把蛋糕全拍我脸上了。结果那个不是蛋糕,只是一堆奶油。然后我满脸黏腻的回了家。

6L  沉默的秋葵  发表于2017.10.21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好期待楼主今年的生日啊求直播

7L 【楼主】  不是球  发表于2017.10.21
他发短信来了。

滴!
苏沐秋心情复杂的翻开信箱。
来自叶修
恭喜!你抽中了一等奖,有机会参与我们“拯救公主”游戏。想成为超级马里奥拯救你家的公主吗?请于十月二十一日下午三点到xxx巷参与游戏。
“沐橙?”苏沐秋赶紧打沐橙电话,却发现怎么也打不通,一直处于关机状态,再打叶修的,也关机了。
算算时间,现在过去也就差不多三点了。苏沐秋实在搞不明白叶修和苏沐橙这到底玩儿什么把戏,但还是抓起外套冲了出去。

三点整。
“这次玩的有点大啊。”苏沐秋看着巷口贴着的大标志,嘟囔了一句。
“拯救公主游戏,现在开始,请选手开始闯关。”
苏沐秋犹不死心,又打了一次苏沐橙和叶修的号码,还是关机。
终于老老实实的按着标志往前走。

“叶修,你说哥哥他会不会来啊?”苏沐橙看了看时间,犹疑地问。
“这不是有你在嘛。”叶修靠在墙上,很淡定。
“你等着吧,最多半个小时,他就过来了。”
苏沐橙立刻说:“那我们要赶紧把最后的准备一下。”
“不急啊。”叶修说。
“急的急的,哥哥很厉害的。”苏沐橙说。
“这我知道啊。”叶修无奈。“好吧好吧,立刻就来。”

二十多分钟后,苏沐秋小跑着翻过最后一条小巷,终于看到了终点的标志。这里距离自己家已经很近了。
“恭喜勇士通关成功,下面,请跟从我们的NPC去到城堡。”
NPC?苏沐秋四下扫了一眼,果然看见了一个熟人——嘉世老板陶轩。
近几年总是去嘉世玩荣耀,苏沐秋,叶修连带着苏沐橙和陶轩都已经十分熟悉。
“沐秋啊,来来来,先祝你生日快乐。”陶轩手里拿着块黑布,笑得有些不怀好意。
“别别别,陶哥,叶修也就算了,你怎么也这样呢。”苏沐秋拒绝无果,被蒙上了眼睛,强制带离。
没走两步路,苏沐秋就觉得这路线谜一样的熟悉。直走,左拐,上楼下楼。就连那开门的声音也都很熟悉。
“这是回我家?”苏沐秋问。
“不是啊。”陶轩回他。
又走了一会儿,陶轩停住了。
“这就是吧。”苏沐秋说,“这就是去我家的路线啊。”
“这是前往囚禁公主的恶龙居住的城堡的路线。”陶轩强忍笑意,把苏沐秋推进门。
“什么时候改的名字?”苏沐秋一边问一边扯下眼罩,世界一下子突然明亮了。
然后他就看到了一个放在客厅正中央的巨大粉红的纸盒子。
上面还歪歪扭扭地扎了一个蝴蝶结。
“沐橙!”苏沐秋喊到。
“这位勇士,你可以解开囚禁公主的礼物盒了。”苏沐橙捏着嗓子,踮着脚从房间走出来,意图有一个属于恶龙的形象。
“沐橙?”苏沐秋傻了,“盒子里是谁?”
“你拆开不就知道了。”“恶龙”说。
看来这端正好看的蝴蝶结是沐橙扎的了。苏沐秋一边想一边上手扯盒子。扯到一半,他突然反应过来:“叶修?”
陶轩强忍笑意。
苏沐秋顿时兴奋起来,三两下扯开盒子,就看见了一个放大的蛋糕迎面而来。
“生日快乐。”叶修说:“恭喜你又老了一岁。”
“我的时间是凝固的。”苏沐秋含糊的说,然后把蛋糕垫拿下来,从脸上抹了一大把蹭到了叶修的头发上。“我永远年轻,你才会越来越老。”
“那祝你永远十八,记得改口喊我哥哥。”叶修说。
“那算了。”苏沐秋说,“说的好像你喊过我哥一样。”
“那不一样。我比较成熟。”叶修说。
“哥哥。”苏沐橙喊他。
“嗯?”苏沐秋便看过去。
苏沐橙和陶轩两人从厨房把真正的蛋糕捧了过来,举到他面前。
“生日快乐!”
“快许愿快许愿!”
“蜡烛要灭啦!”
又是一片乱。

8L 沉默的秋葵  发表于2017.10.21
所以到底发生了什么???

苏沐秋x你

苏沐秋x你
初遇
最初是因为好奇野队的那个大佬明明操作六得一批,却不知怎么的装备破烂的很,明明是个八十多级的大号,身上却连五十多装备的都有。
于是你悄咪咪的加了大佬的单向,又悄咪咪的敲了敲大佬的私信。
没过多久,你就看见列表里的那个大佬变成了双项好友。
“分掉了。”
分掉了???
你还没反应过来,就看见大佬又发来了一条消息:“下本吗?没有一叶之秋的那种。”

表白
后来发现,他和你同校,是你的学长。
然后就慢慢熟了起来。
熟起来过后才发现,真人是真的屌到不行。做饭好长得好性格好又会打游戏还有脑子成绩在级里面也是排的上号的。
他有一个妹妹,比你小一点点,也因此,他总会来找你问各种问题,也总是来找你推荐送她的礼物。
最后熟到了什么程度呢?熟到了他连你家有几口人都知道,你连他最喜欢的牙膏牌子都知道。
直到那一天,他把你叫了出去,给你看他自制的烟火。
看看,大神就是大神,烟花都能自己做。
你想。
“你愿不愿意有个妹妹呀?”一片静寂中,他突然问你。
妹妹?
你反应过来,朝他笑。
“那就要问她哥哥同不同意咯。”

[修伞日常]大佬夫夫一二事

“叶修。”苏沐秋瘫在床上,一只脚伸过去勾住了叶修坐着的椅子。“你看啊,当初是我收留的你这个无家可归失魂落魄的迷失少年是吧”
“然后呢?”
“那你看我收留你你却想操我,是不是太农夫与蛇啦?”苏沐秋尾音可以的拖长,好似老师在教的他的学生。
叶修叹了口气,转身抓住苏沐秋没来得及收回去的脚。
“喂喂喂!放开放开。”苏沐秋踹他。
“我不放你又拿我怎么样?”叶修笑眯眯地反问他。
……还真拿不了你怎样。苏沐秋对此无可奈何。
他暗搓搓地看了叶修一眼,感觉他不注意自己的脚就赶紧往回伺机缩脚,不料在中途遭受了叶修惨无人道的袭击,两人笑倒在床上闹成一团。
然后苏沐秋突然想起了身下的被自己蹭的皱巴巴的床单是自己早上新换的。换完了还小心翼翼地压好了角铺的整整齐齐呢。
“我刚铺好的床单!”
叶修刚刚卸下一口气就被苏沐秋突然抬高的声音吓了一跳,眼角一抽,捏住了苏沐秋送来的脚脖子。
“没事再铺。”
叶修随口答到。
苏沐秋又补了一脚。
另一只脚也被捏住了。
两人在床上呈一个奇怪的姿势僵持着。
这天气,越来越热了。
叶修一直看着苏沐秋笑,笑得苏沐秋有点不好意思地微微撇了撇头。
就这样一转头,出大事了。
妹子就呆在厨房呢,两个哥哥就这么大大咧咧地敞开着门搞起来了。
差点把苏沐秋吓成傻子。
“你为什么这么怕被沐橙知道我们两个的关系?”
“其实也无所谓。”苏沐秋说,“但总觉得她太小了可能接受不了。”
“不小了。”叶修说。
苏沐秋不满了:“你又没有妹妹你怎么会懂。”
“现在不是有了?”叶修看厨房。“诺,那不是吗?”
苏沐秋大怒。

然后苏沐橙从厨房出来,看见的就是排排坐坐的无比端正矜持的两个哥哥。

[露中]让我们放弃题目这种东西吧

三篇都短干脆合一起了,三合一三合一嗷——
[新型apo脑洞设定,瞎写还没找到要授权对象
xiajiba乱写图个乐子]
[人物是本家的ooc是我的]
[绝望]
“王耀!”伊万低低地喊了一声。
“干嘛?”王耀扛着实验室新出的火箭炮,回头看他。
王耀那双眸子前所未有的明亮,眉头微皱,有点不耐烦。
王耀都快急死了。
外面乱成一团,燕子出去玩儿到现在都没回来,伊万还要在这紧要关头拖住他。
到底谁是a?
伊万拉住他的手不让他走。“你要去哪里?”
王耀急得要爆炸了。
他扯了扯自己手臂——没动。
于是王耀忍不住放大了音量:“我出去干他娘的小兔崽子!”
他又试着扯回手臂——还是没动。
王耀怒急反笑,他放弃了挣扎,转过头问:“你想干嘛?外头街道都被毁了,燕子也还在外面呢。”
伊万低头看他:“护卫军会解决的,他们打不过王春燕。”
王耀真的要生气了。
这人怎么突然这么黏人?平时可从来没见过他这个样子。
等等。
黏人?!

电光火石间,王耀突然想起了前不久恶补的Alpha相关。
王耀:我有个大胆的想法,不知当讲不当讲。
这个时候,作为爱人,王耀是该留下来陪着发情期格外脆弱黏人的Alpha身边的。可看到外面尖叫哭泣的民众,外面姗姗来迟却又一时无可奈何的护卫队,想到在外面滞留的妹妹,王耀是无论如何也坐不下来的。
于是王耀看着伊万的眼睛,坚持道:“伊万,我出去一下,就一下,你留在这里等我回来。”
伊万红着眼问他:“多久?”
“一个小时,不四十五分钟。”
伊万挣扎了一下,点头同意。
王耀扛着他的大宝贝正要往外冲,又想到了Alpha教学的某个内容。于是他停下来,犹疑地说:“你在家待着不要出去啊,不然我会生气的。”
点头。
王耀冲了出去。
Alpha加加强的五感让伊万准确的把握住时间,几乎是在王耀踏出门的那一瞬间,伊万就蹦了起来。
不让离家,那就……
伊万一个箭步冲进大厅,扛着沙发就往卧室跑,可就算卧室再大它的门也不可能宽的能让沙发打横过去,伊万举着沙发要进卧室,沙发两头在墙上打了好几下才发现这样不行,换个角度把沙发往床边扔,然后又跑出去找软绵绵舒舒服服的材料。

王耀一身疲惫赶回来的时候,看见的就是一片狼藉的客厅,以及塞得密密麻麻只剩一个口进去的卧室。
完了。

下一秒,那入口出就走出一个人。
那个人脸上带着温和的笑,衣服因为主人过大的动作显得有些皱。
王耀吓得差点转身就跑,好在他控制住了自己的脚。
“你迟到了。”
王耀有点懵。
“刚好四十五分钟啊我看着呢。”
“你晚了二十秒。”伊万很认真的告诉他。
王耀无言以对。
眨眼间,王耀发现自己已经换了个角度看这个卧室。
……或者说,脆弱的alpha在恋人离开期间因为没有安全感做的窝?
他被伊万抱在怀里一同挤进卧室,扔到唯一整洁干净的床上。然后入口处就被伊万随手扔了个什么东西堵上了。
现在,整个卧室就是一个真正的窝了。
等alpha满足后,这个窝才会被alpha拆除。
王耀又想起那本书上的教学内容了。

END

啊新型设定就是之前空间挺广的那个发情期a会特别软特别黏对象特别没安全感的那个
可惜就是空间流传太广现在找不到第一个??
将就着看吧

第三年

第三年
我盘腿靠在墓碑上发呆,不知不觉,就看见朝阳在树梢露出一个角。阳光透过叶子细细碎碎地撒了过来,我挪了挪屁股,躲开了。
我叹了口气。
好想打游戏啊。
好——想——打——游——戏——啊!
身后传来了两阵脚步声,一个拖拖踏踏一听就熬夜肾虚,一个青春可爱活力四射,我翻了个白眼,一撑墓碑翻身起来。
“早上好啊!”我说。
又不理我。
沐橙跟着叶修走上前,一抬头就是一对兔子眼。
气死我了。
他们一人抱着一束花放在我的墓碑前,又蹲下身看着我的名字演讲。
我其实很不明白,我人就坐在墓碑上你对着我的名字讲干嘛?我还得收敛着不踢到他们。
于是我跳了下去,站稳后一抬头——哟!两对兔子眼。
沐橙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了,眼泪一直流一直流一直流,我于是虚抱着她给她顺气,想跟他说丫头你哥还在呢别伤心。
只是想而已,说不出来的。
安慰不了沐橙,我便先转移阵地。
叶修倒没有哭,他摸着我的名字跟我讲我没参与的那些联盟的事,这小子越来越厉害了,虽然原本就很厉害。
我其实非常怀念农村的祭祀方式,地府什么都没有,虽然说响应国家号召改革开放了可也就那么一回事。不该有的没有该有的也不怎么有。
我于是拍了拍叶修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跟他说:“其实你讲这些没什么用,快给我烧台电脑吧,我快无聊死了。”
他还是没理我。
我只好坐回墓碑上发呆。
太伤心了。

他们在这里待到了中午才走。
我数着时间,又看了一回夕阳。
已经过了三年了。

设定是除了鬼节每年祭日也可以在人间出现一天。
这篇文不知道应该是什么样的定位本来打算五月份发的。
以后大概每年一篇吧,送给沐秋,如果我没脱坑的话。
已经过了三年了。
前两年会补上。
时间过得真快啊。